江苏32岁辅警牺牲在抗疫一线 同事曾抢着献血救援


最后,疫情蔓延,旅游业受挫,国际形象受损。由于韩国未能在第一时间阻断病毒造成扩散,国内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内需也大幅萎缩,经济几乎濒临“准战时状态”。同时,由于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外媒报道加重了各国民众的“恐韩”情绪。各国游客相继取消赴韩游,商务人士也纷纷取消访韩计划,重挫韩国旅游业。此外,少数韩国公民在疑似感染和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情况下仍去国外旅行,其行为也使韩国国家形象受损。

这方面州长一直试图说服年轻人,甚至是痛心疾首地批评年轻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是声泪俱下、声嘶力竭的在劝大家。

要做到这点,就需要每天把新确诊者的信息(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依然需要隐匿)告知纽约的市民,特别是感染者的去向,可能的交叉路线。让市民们警惕。而这种告知,可以通过短信提醒,类似于我们在暴雨来临时收到的洪水警报。有一点奇怪的是,此次纽约“停摆”以来,我们基本未从这个途径收到有关“新冠病毒”感染的信息。这个途径对于确保大多数人知晓应该是有效的。

澎湃新闻:纽约州州长预测三周以后纽约的疫情到达顶峰,届时住院病人将会达到14万人。纽约的医疗措施跟得上吗?

即使近几天来,纽约州和纽约市的新增确诊病例每天均达到数千,但依然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些确诊者过去14天的活动轨迹和接触人群。这项工作的工作量巨大,但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即使感染者已经众多,也必须尽可能发现他们,从而准确地找出密切接触者,才能切断在社区中的传播链。

澎湃新闻:您看到美国人现在有戴口罩吗?

我觉得这次疫情大概是这1918年大流感以来,人类在健康方面面临的最大一次灾难。

杨功焕:纽约直到几天前,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最近几天病例增加急剧,确实有点告急的意味。目前来看,纽约的情况弄不好病例数上10万是很有可能的。

韩国抗疫措施与危机应对能力依然面临考验

杨功焕: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围堵,一个是延缓。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但是时机不同。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有效隔离,切断传播途径,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